主页 > 废品回收 > 我国服务贸易发展面临多重利好

我国服务贸易发展面临多重利好

  2018 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持续推进我国服务业开放和服务贸易发展的40 年。过去40年来,我国服务业开放力度不断加大,服务贸易快速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令世界瞩目。
  随着国际分工的不断完善和科技的迅速发展,世界服务贸易增长显著,为各国经济提供了新的发展契机。
  活动首日,青年电影人培养计划首先举行。四位青年导演刘滕、德格才让、雷雅涵、毛泽翔,分别展示了他们的电影项目《上天堂》、《他与罗耶戴尔》、《火山上的恋人》、《野马》。《看电影》出版人三木、导演谢飞、编剧高群书、制片人Alessandro Silvestri,从各自的专业角度,提出了建议。四位青年导演,都是从青葱计划等各类国内电影创投项目中脱颖而出。聚焦中国关注他们,将层层选拔出的高水平年轻电影人,展示给国际市场。中国电影的未来,也许就在他们身上。
  威尼斯电影节“聚焦中国”单元举办活动 陶虹出席
  聚焦中国第二日,活动从展示青年电影力量,转向中意双方的沟通交流。中意影人对话论坛,聚集了新华网欧洲传播运营中心总经理潘智、ANICA罗伯特·斯塔比勒、ANICA?制片人部主席弗朗西丝·西玛、意大利国家影视公司CEO保罗·德尔·布洛科、导演谢飞、《风语咒》第一出品人陶虹、《风语咒》制片人刘瑞芳、《完美陌生人》导演保罗·格诺维塞、《看电影》杂志出版人三木等。中国电影人非常关心的,是如何制作出受到特定市场欢迎的电影。而导演保罗·格诺维塞则有不同意见“不要追着观众,不要给观众他喜欢的东西,要给他的是他未曾接触的东西,接触后才知道,这个他也会喜欢。”陶虹出品《风语咒》,就是看中它“在本民族的文化背景下,讲本民族的故事,传达本民族的感情。”导演谢飞点了[我不是药神]及[西红柿首富]的名,这两部票房爆款,在他看来,一定程度上显示了现在中国年轻观众的口味。
  三木提醒大家关注现实主义题材,也要注意,中国的电影行业中,存在大量“不懂电影”的热钱,选择发行人,要慎之又慎。2018 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持续推进我国服务业开放和服务贸易发展的40 年。过去40年来,我国服务业开放力度不断加大,服务贸易快速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令世界瞩目。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对服务贸易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服务贸易在国家新的发展战略中必将承担更大使命,同时也迎来了加快发展的难得机遇。
  沐改革春风  结改革硕果
  顾名思义,服务贸易,是指国与国之间互相提供服务的经济交换活动。服务贸易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的服务贸易是指一国以提供直接服务活动形式满足另一国某种需要以取得报酬的活动。广义的服务贸易既包括有形的活动,也包括服务提供者与使用者在没有直接接触下交易的无形活动。
  服务贸易的定义一般是广泛的,包含20多个领域:国际运输、国际保险与再保险、国际信息处理和传递、海外工程承包和劳务输出入、跨国银行和国际性融资投资机构的服务及其他金融服务、国际旅游、技术贸易、服务外包、文化贸易、环境服务等。
  中国服务贸易虽然起步较晚,但是近年来增长迅速。
  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服务业和服务贸易开放发展开启了新征程,使得我国服务业从封闭走向开放。
  具体而言,航空运输和酒店行业成为我国首批对外开放的服务产业。1980 年中国民航北京管理局与香港中国航空食品公司合资成立了北京航空食品公司,成为当时我国最早的三家合资企业之一。1982 年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位于北京建国门外的建国饭店正式营业。航空和酒店行业的开放,为当时华人华侨来华投资办厂、探亲旅行提供了便利。
  之后,经济特区建立后,特区城市的服务业开放进一步拓展到了银行、交通、融资租赁等领域。此阶段,我国服务业增加值从1982 年的463.3亿美元增长至1991年的1321.8亿美元,服务业占GDP比重从1979年的22.3%上升至1991年的34.5%。
  当时,我国对外服务贸易主要体现在技术引进、劳务输出和旅游等少数领域。根据历史追溯的数据,1982年我国服务贸易总额为47亿美元;到1991年,服务贸易规模已经扩大至137 亿美元,增长了近3倍。
  对于中国服务业有一句“万金油”:发展一直很快,但短板一直存在,空间也一直很大。2017年,我国服务贸易逆差接近1.8万亿元人民币,达到货物贸易顺差的56%。长此以往,货物贸易顺差供养不起服务贸易逆差。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表示,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经济增长主要靠制造业和货物贸易,但随着其发展得越来越充分,其面临的瓶颈和问题也越来越多,货物贸易达到天花板,瓶颈越来越明显,这就需要我们在服务贸易领域打开一个新的增长空间。在这样的背景下,服务贸易在拉动经济增长和对外贸易的增长,包括推动经济结构的优化升级,推动高质量经济、高质量贸易等方面越来越重要,服务贸易地位的上升,是和我们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相匹配的、相适应的。
  打造服务贸易创新发展升级版
  2016年,国务院批准《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方案》,同意在天津、上海、海南、深圳、杭州、武汉、广州、成都、苏州、威海和哈尔滨新区、江北新区、两江新区、贵安新区、西咸新区等15个省市(区域)开展为期两年的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推进贸易强国建设”“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通过北京服务业开放试点、上海等自贸试验区、商签CEPA 协议等途径加大了服务业开放力度。服务业开放领域进一步向金融、教育、文化、医疗、育幼养老、建筑设计、会计审计、商贸物流、电子商务等领域深化,并引入“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的新型开放模式。这一时期我国服务产业和服务贸易的改革创新发展不断取得新成果。
  近日,国务院正式批复同意《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这是在《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方案》颁布施行两年后,对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进一步深化,是今后两年我国服务贸易试点地区探索创新发展之路的指导性文件。未来两年,在新版方案的推动下,我国服务贸易在中央与地方纵向联动,各部门横向互动配合下,将取得高质量发展,为我国迈向服务强国按下加速键。
  随着中国经济服务化率的不断提升,服务贸易发展的产业基础将进一步夯实,服务产业的国际化程度将进一步提高。
  那么,未来服务贸易的发展,政策方面还需要做哪些补充?李俊对媒体表示,服务贸易的概念非常广泛,含义也很深远,不仅仅是服务出口多少、服务进口多少、逆差多少,具体来说,我们要扩大服务业开放。一是扩大服务业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利用外资。只要允许外资进入服务业,或者我国的服务企业“走出去”,扩大同国际的交流合作,更大范围参与国际竞争,服务贸易自然就上去了;二是统计考核,现在服务贸易统计不完善,考核指标跟不上,未来推动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就要把服务贸易纳入到高质量发展的体系里去,加大它的权重。
  总之,在新的时代条件下,服务贸易是我国建设贸易强国的重要支撑,也是构建现代产业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服务贸易发展面临多重利好,并将进入加速发展的黄金机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