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新闻 > 机器人技术发展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挑战

机器人技术发展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挑战

  机器人服务生、接待员、护士……既然执行辅助工作的机器人终究将与人类共同相处,就必须确保这些机器的安全性,保证它们不会对人类造成伤害。为此,研究人员致力于用更柔韧的材料来设计新型机器人结构。
 
  2018年“国际智能机器人和系统会议”1日在马德里召开,这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机器人会议。“软体机器人”是会议探讨的重点话题之一。
 
  本次会议将持续至5日,吸引超过1200名专家参加。参加会议的还有意大利的切奇莉娅·拉斯基和德国的赫尔穆特·豪泽等软体机器人研究专家,前者研发了一个软体章鱼机器人,后者的研究领域是有关软体机器人控制的形态学计算。
 
  马德里卡洛斯三世大学机器人实验室将带着能帮助人熨衣服的机器人TEO参加会议。此外,他们还带来了具备“柔软、灵活”颈部的机器人原型。
 
  研究员孔查·蒙赫告诉记者,机器人实验室还将带来另外几款更知名的机器人,包括能执行神经系统疾病康复工作的迷你版机器人Maggie,以及能帮助残疾人进行厨房操作的辅助机械臂Amor。
 
  以社交和互动能力见长的机器人NAO和Pepper也将在会议上亮相。此外,还可见到水下机器人、救援机器人、基础设施视察机器人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等。
 
  蒙赫指出,优化传感器以及机器人执行动作必需的执行器的性能是机器人技术发展面临的两个最大的挑战。
 
  蒙赫说:“我们需要十分先进的传感系统来捕捉机器人周围环境中发生的事。”传感器技术依然面临瓶颈,要么是感知速度慢,要么是在嘈杂环境中运作效果不佳。
 
  在谈及科技与未来家庭生活融为一体时,蒙赫说,人工智能平台的普及将在搜索和通过语音与家庭事务交互等方面“极大程度地简化我们的生活”。如今,如果你出现了过敏,医生通常会开几种药物帮你缓解症状,可能还会让你做个过敏原测试,帮助你避开它。你还会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某人捐献骨髓或者器官,挽救了另一个人的生命。
 
  免疫疾病需要高度针对性的治疗,而在六十年代,“过敏”这个词能概括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症状,从轻微的皮疹到严重的全身性疾病。而且,有的患者抗体水平很高,却反复感染同一种病毒;有的患者体内没有相应的抗体,却能抵抗这样的感染。
 
  而解决这些谜团、打开现代免疫医学大门的钥匙,就藏在《家禽科学》(Poultry Science)上的一篇关于鸡屁股的论文里。
 
  回到 1952 年。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生布鲁斯·格里克(Bruce Glick)发现鸡、鹅等家禽的屁股上有一个不起眼的腺体,他向导师请教,得知这叫法氏囊(bursa of Fabricius,又叫腔上囊)。意大利解剖学家希罗尼姆斯·法布里休斯(Hieronymus Fabricius)在 17 世纪初首先描述了这个腺体,然而三百年过去了,人们仍然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格里克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研究课题。
 
  格里克养了一群鸡,观察法氏囊的生长发育。随后,他切除了几只鸡的法氏囊,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些鸡活得好好的,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直到有一天,他的同学提莫西·张(Timothy Chang)要给本科生上课,演示疫苗如何让动物产生抗体。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鸡,他只好向格里克要了一些。然而演示结果让张非常尴尬:一个星期后,这些鸡大多没有产生抗体。
 
  张去找格里克算帐。格里克检查了笔记,发现那些没产生抗体的鸡恰好就是切除了法氏囊的几只。他们马上着手进行下一步研究。
 
  这两人可以说非常走运,不光是因为张恰好借走了那些鸡,还因为他在演示中用的恰好是沙门氏菌 O 抗原。针对沙门氏菌的抗体产生的时间比其他抗体要晚,更容易受到切除法氏囊的影响;也就是说,如果用其他抗原做实验,这些鸡的反应很可能没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