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司新闻 > Robert 也许真的对自己的理论深信不疑

Robert 也许真的对自己的理论深信不疑

  “酸碱体质”宣扬者 Robert Young近期被判罚1个亿,但是他这种毫无科学根基的理论,究竟建立了多少年?判罚固然重要,但是追溯一下“神医”的历史,我们发现也许很多荒谬的事情早就该被阻止。
 
  在“酸碱体质”的拥趸们看来,Robert Young(罗伯特·扬)是带着光环,让他们远离病痛的“科学家”,他曾经对自己的介绍是“博士”、“微生物学家”、“营养学家”……2017年,在一份法院文件中,他却亲自承认,“我不是微生物学家、血液学专家、医生,也不是受过训练的科学家”。
 
  从2000年起,他开始写书,据统计至少写过6本书,他所撰写的有关酸碱体质的书The pH Miracle: Balance Your Diet, Reclaim Your Health出版之后,被翻译为十余种语言。他在书中提出了这样的理论:酸性体质是疾病的根源,碱性饮食可以预防并治疗几乎所有疾病。基于这一理论,他为人们提供疾病的治疗方案。来找他的患者,大多是患有癌症等严重疾病的人。
 
  最近,Robert从神坛跌落,在美国被判赔一名癌症患者高达1亿美元罚金。虽然他早已承认并非各种专家,学位也都是通过非认证的函授学校花钱就能获得,但是他并不接受高额的罚款,当庭表示将提起上诉。
 
  在Robert Young的宣传网站中,他曾经提供了关于他个人的信息:80年代在犹他大学学习微生物学,1993年获得营养学方面硕士学位,后来他又获得了多个博士学位。看起来是不是很牛,不过后来,牛皮被踢爆,用官方的说法是,这些学位是通过非认证的函授学校获得,但其实就是花钱在野鸡大学买了各种文凭,而拿下这些文凭的时间仅需要8个月。
 
  Robert希望让人们相信,他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并且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后来,他开始写书了,包括The pH Miracle: Balance Your Diet, Reclaim Your Health在内的6本书,都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支撑。
 
  在20多年的时间中,他运营了各种公司,包括一家墨西哥的诊所、销售可疑药物和营养补充剂的公司,还有一家没有做任何研究的“研究机构”,以及运行了5年、未获许可的“医学学校”。他创立了一个自己的品牌“Young pHorever”,其中有各种草药及营养补充剂,这些产品通过他个人及多层级的公司进行销售。
 
  2010年,Robert的“个人静修地”据称可以提供多项健康计划,包括对个人身体、心理等方面的深入了解,Robert承诺会亲自监督每一天每一项活动,包括运动、淋巴按摩、食物准备等等。他还会提供一份长达35页的血液报告,以及他推荐的健康计划和他所销售的产品。除此之外,还有“团体静修”,费用从400美元至15000美元不等,视时间长短而定。2013年,一次“个人静修”的费用为每晚1295美元至2495美元。
 
  据接受过Robert治疗的患者描述,她所接受的其中一项治疗是静脉注射小苏打溶液,一次就要500美元。
 
  证人与受害者
 
  接受Rober Young理论与做法的人不算少数,据他自己的介绍,已有超过15000人接受了血液检测及身体调理,曾经一度出名的乳腺癌患者Kim Tinkham就是其中之一。
 
  2007年2月,Kim Tinkham被诊断乳腺癌Ⅲ期,医生建议她立刻手术,并进行化疗,但是她不喜欢这个治疗方案,她接着寻求其它医生的诊治,但都得到了同样的答案。一个月后,她写信给美国著名主持人奥普拉并被邀请参与节目访谈,在访谈中,她称自己不想接受常规的医疗方案,而希望能够通过其它方式“自愈”。
 
  后来,她找到了愿意同她一起用非常规手段治疗癌症的“doctor”—Robert Young,Robert告诉她确实没有必要手术、吃药、化疗,采用他的神奇碱性疗法就可以,2009年,Robert发布了一个视频,声称他已经治愈了Kim的癌症。这一视频连同Kim的其它视频一同被放在宣传网站中,被作为“证词”吸引着潜在的患者。但是,仅过了一年的时间,2010年,Kim死于乳腺癌。
 
  曾被三次起诉曾被三次起诉
 
  Robert的理论被普通人接受,甚至在全球各地都风靡着“酸碱体质”理论,但在他所“从医”的20年中,他曾经被起诉过三次。
 
  在90年代中期,他由于从两名女性体内抽取血液样本,并利用血液进行疾病检测,出售他自己设计的产品而被起诉,但是他声称,他只是看了一下血液样本,并给予他们了一些营养方面的建议。然而,在辩诉交易协议中,他承认犯有未经许可企图进行药物治疗的轻罪指控。
 
  2001年,一名患有癌症的女性称,Robert分析了她的血液,并告诉她停止化疗,吃他的“超级绿色”产品以替代治疗。Robert告诉这名女士,他曾经治愈过患有艾滋病的患者。一个月之后,当一名卧底前往进行咨询时,Robert被逮捕。在犹他州,他被控重罪。但据“圣地亚哥论坛报”的报道,后来,指控被取消,因为检查官认为没有足够多的受害者,不足以对他定罪。文章还报道说,2003年,Robert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因为他认为那里对像他一样的“饮食研究人员”更加宽容。
 
  所谓的“超级绿色”产品所谓的“超级绿色”产品
 
  2014年1月,Robert和他的两名助手再次被逮捕,被控无牌执业。圣地亚哥地区检查官在新闻稿中称,他对一些患者进行诊治,包括一些身患绝症的患者,并将他们暂时安置在他的“静修地”。他被指控,对一些患有绝症的人,超越了提倡饮食改变,对患者进行了静脉治疗:在静脉注射液中加入小苏打,以实现碱性体质。
 
  2016年2月,经过2个月的审判,他被判无照行医,在审判期间,副地区检查官Gina Darvas将Robert描述为一个骗子,他扑向弱势的病人群体,包括濒临生命危险的癌症患者,用伪造的科学欺骗他们。2017年,Robert承认了无照行医等罪名,认罪协议要求判处44个月刑期。在法律文件中,还包括他承认自己并非各种科学家的声明。
 
  Robert接受判罚的认罪书。Robert接受判罚的认罪书。
 
  判罚1亿美元,他要上诉
 
  Robert认罪了,也宣判了,但是事情并没有结束,他还面对着癌症患者 Dawn Kali对他的诉讼,Dawn Kali称,因为她遵从了Robert的建议,停止了原本的治疗,让Robert用注射、饮食以及其它康复手段对她进行“治疗”,这些“治疗”方法并没有让她摆脱病痛,反而让她的乳腺癌从Ⅰ期发展到了Ⅳ期,已经广泛扩散。
 
  Dawn Kali说,他曾经一直相信Robert的理论:清洁她的血液、避免糖类摄入可以破坏肿瘤。她花了数千美元进行按摩、静脉注射小苏打溶液,但是肿瘤依然在长大。2013年,当她的癌症发生扩散时,Dawn才开始慌了,找到肿瘤专家为她进行常规治疗。
 
  近日,陪审团判罚Robert 1.05亿美元,其中9000万美元用以补偿Dawn的治疗花费以及她所承受的伤害和痛苦,另外1500万美元作为惩罚性赔偿金。虽然,Rober已经承认自己曾经的欺骗行为,但是面对陪审团让他因此付出1亿美元的罚金,他仍然感到不满。
 
  他称这一审判为“一场骗局”,“太疯狂了”,他说,“这可是1亿美元啊。”他表示将提起上诉。
 
  Robert的律师称,Robert认为因为他的观点与医疗机构不同,因此他被压制了,“不管你相不相信碱性体质这一奇迹,Robert都对这一观点深信不疑,他依然相信他所做的事情。”律师说。
 
  漏洞百出的理论
 
  Robert 也许真的对自己的理论深信不疑,但是在科学家的眼里,其提出的理论和实践可谓漏洞百出。
 
  曾有科学家在阅读了Robert的书后,指出其中含有大量的基本错误,“他的写作方式显示了一种与科学无关的热情,他表达了很多极端的观点,但是并没有支持这些观点的证据。”
 
  “如果他想检验饮食酸碱度对疾病的影响,一个简单的方法是每天给病人提供几勺小苏打与水的混合物,但他似乎没有这样做,甚至他都没有看看文献,是否已经有人这样做过。”
 
  Robert的观点和理论源与古老而且已被抛弃的理论,这一源头大概要追溯到19世纪的碱性营养学说,那个时候,有人认为微生物没有固定的结构,它们会在环境影响下,改变自己的形态和功能。他们还认为,微生物的病态变化受到身体酸度的刺激,有害的微生物不能在健康(碱性)环境中发展。
 
  Robert借鉴了这些观点,在“The pH Miracle”一书中,他称“红细胞……可以重新演变为各种身体所需要的细胞。”“酸化是每一种疾病的根源。”
 
  不过,不管是19世纪还是后来,都没有发现微生物变形的现象,这一想法早已被科学界所摒弃。另外,在Robert的书中,他建议人们检测自己的pH值、吃素食、服用各种补充剂,避免所有的奶制品、肉类、蛋类、谷物,以及含糖食物。这些建议都基于这些食物对身体酸碱性的影响,以及其中是否包含“毒素”。
 
  但是,通过改变饮食能够调整身体酸碱度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身体的稳态机制会将血液的酸碱度保持在很窄的范围内,某些食物会留下一些最终产物,留下碱性产物的食物包括新鲜水果和生蔬菜,留下酸性产物的食物包括所有的肉类、全谷物、豆类等。但是这些食物改变的是尿液的酸度,而不能改变整个身体的酸度,膀胱中的尿液并不会影响身体其它部位的酸碱度,所以这是无关紧要的。也就是说,Robert所提出的策略根本不会以他所声称的方式,影响人们的身体、甚至是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