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新闻 >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时强调“建设海洋强国,必须进一步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加快海洋科技创新步伐”,深刻表达了建设海洋强国的信心和决心。从2013年主持中央政治局关于建设海洋强国研究的集体学习,到提出共同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坚持陆海统筹,加快建设海洋强国”,到今年两会上鼓励山东加快建设世界一流的海洋港口、完善的现代海洋产业体系、绿色可持续的海洋生态环境,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海洋强国战略,激发起关心海洋、认识海洋、经略海洋的强大行动力量。
  仔细看,中国的大陆海岸线恰似一张拉满的弓,它积蓄着经济发展的巨大势能。比如,被誉为“漂浮的黄金产业”的邮轮业,在国内的需求不断扩大,推动了海洋旅游新业态的增长潜能进一步释放;又如,海洋生物医药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产业集聚逐渐形成;再如,沿海省份的海上风电项目“扬帆起航”,在各项非水可再生能源中率先进入商业化和市场基础的发展轨道……《2017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已达77611亿元。曾经,海岸是人们行动的边界;今天,海岸是经济发展的新起点。不仅仅是“耕海牧渔”,中国的海洋经济正向更广更深处拓展,我国海洋事业总体上进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为我们建设海洋强国打下了坚实基础。
  与海洋经济一同拓展的,还有保护海洋生态的理念。去年,浙江温州瑞安法院发出了国内首份《海洋生态修复令》,要求破坏者修复受损的海洋生态环境。今年,党中央决定,支持海南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强调要严格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建立健全陆海统筹的生态系统保护修复和污染防治区域联动机制。当海洋有了越来越多的人类“足迹”,让绿色发展理念从大陆向大洋延伸,让顶层设计与基层治理共同守卫这片蓝,是发展的必然要求。伏季休渔政策能否进一步加强?避免硫污染,是否要发展新能源船舶?各地海洋生态补偿工作应该如何推进与规范?这些都是海洋生态保护进程中需要共同思考、共同解决的问题。
  当然,发展海洋经济、推进海洋生态保护,都离不开海洋科技。去年,我国在南海成功实现可燃冰连续试开采60天,累计产气超30万立方米,这个来自海上的世界纪录格外振奋人心。其实,无论是“蛟龙号”的100次深潜还是发展海水淡化、海洋能等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着力推动海洋科技迈向创新引领,才能用前沿科技推动海洋经济发展。努力突破制约海洋经济发展和海洋生态保护的科技瓶颈,推进海洋经济转型过程中急需的核心技术和关键共性技术的研究开发,中国方能从海洋大国向海洋强国迈进。
  建设海洋强国,归根到底是要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能闯大洋,方能守海疆。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个时代像今天一样,如此关注海洋权益并为此付出切实的行动。国产航母完成海试,中国海军和平造访伦敦,亚丁湾护航女陆战队员宋玺成为正能量偶像……每一次向海洋深处的迈步,都激荡着亿万人民的民族自豪感,折射出中国建设海洋强国的时代进步。统筹兼顾维护国家海洋权益,不仅是为主权与安全树立屏障,更是为发展提供安全红利。
  海权与国家兴衰休戚与共。今天中国维护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正是要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用海洋强国梦,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支撑。坚持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相统一,维护海洋权益和提升综合国力相匹配,中国,正向大洋更深处挺进。“那高大的巨人一步一步长大,无边无际的稻田、土地、建筑,它引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注目:‘你怎么长大得这样快,我的兄弟!’”这是智利大诗人、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聂鲁达在《向中国致敬》中写下的诗句。
  中国改革开放飞速发展40年,中拉合作大步向前40年。拉美在注视着中国改革开放每一步发展的同时,也从中汲取着自身发展的营养。
  当中国“醒来”时
  1979年,中国在深圳、珠海试办出口特区。
  这一年,秘鲁著名汉学家、翻译家吉叶墨第一次来到中国。
  “当时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贫穷。所有人穿的衣服都差不多一样。我的那些中国朋友都是大学教授,不少都是全家挤在筒子楼一个小单间里,屋子里只有一张桌子和高低床。全楼道的人共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今年88岁的吉叶墨回忆说。
  深圳、珠海、汕头和厦门成为改革试验田的消息传到拉美,安德罗尼科·卢克希奇跟随父亲前往中国寻找机遇,成为第一批赴华投资的拉美人。在中国,卢克希奇除了对潮水般的自行车印象深刻,还牢牢记住了父亲当时有感而发的一句话:“当这个国家醒来,我们国家也会变得富裕。”
  老卢克希奇是智利卢克希奇集团的创始人,矿业起家。现年64岁的小卢克希奇子承父业,如今已是智利首富。“我父亲一直坚信,当中国经济腾飞,智利经济也将起飞。”
  事实证明了老卢克希奇的判断。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中拉贸易额1979年仅为12.6亿美元,2017年达2578.5亿美元,增加了200多倍。如今中国是拉美第二大贸易伙伴,拉美是全球对华出口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
  拉美国家不仅从对华贸易中获益,汲取中国发展经验也成为它们收获的宝贵财富。“中国的改革开放、经济特区模式完全可以在拉美推广,”墨西哥-中国双边企业委员会主席卡洛斯·罗哈斯说。
  肉眼就能看见的增速
  1990年,中国开发浦东。
  拉美和中国远在地球两端,却阻碍不了罗哈斯过去40年间90多趟中国之行的热情。“我每次去都能感受到中国的变化,街上汽车越来越多,马路越来越宽,服装越来越鲜艳。”罗哈斯说。
  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副执行秘书马里奥·西莫利则从另一个角度评价了这种感观:“经济学家一般习惯看经济数据。但在中国则不必要。中国的经济增长就摆在你面前,肉眼就能看得见。站在上海金茂大厦88层,就看到了活生生的经济增长率。”
  浦东陆家嘴已经成为上海乃至中国的一张亮丽名片。事实上,在浦东发展的历程中,拉美不仅关注和见证,也在参与和借鉴。
  卢克希奇曾担任上海市市长国际企业家咨询会议副主席。他利用自己集团业务广泛和国际经验多的优势,为上海经济结构转型和未来城市发展献计献策。在他看来,上海已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对智利经济和贸易的发展也非常重要。而这所有一切,“都得益于改革开放”。
  中国入世世界获益
  2001年,中国正式入世。
  拉加经委会在一份题为《迈向中拉经济合作新时代》的报告中指出:“2001年至2007年世界贸易的强劲扩张,主要得益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及产业价值链的发展。”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至关重要,为世界贸易注入了活力,拉动了全球经济增长,”西莫利说。
  拉美国家也在这份活力中找到了新机遇。2006年以来,中国同智利、秘鲁和哥斯达黎加相继签署自由贸易协定。就在中智签署自贸协定的2006年,卢克希奇集团当机立断,让旗下智利银行设立北京代表处,作为连接智利出口商与中国市场的纽带。
  “设立智利银行北京代表处不仅帮助两国增强金融联系,还加强了中拉人文交流和学术往来。”作为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卢克希奇说,通过智利银行等机构的赞助,智利天主教大学和清华大学十多年来已实现两校数百名师生互访。
  热情拥抱“一带一路”
  2018年,中国继续前行。
  过去的40年,是中国从引进来到走出去的40年,是中国从富起来到强起来的40年,也是世界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2018年,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坚定地告诉全世界,新时代中国将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
  去年12月,贯穿巴西南北的“电力高速公路”美丽山特高压直流输电一期工程正式投入商业运行,这是中国自主研发的特高压输电技术“走出去”的“首秀”。而对于巴西而言,它意味着彻底解决2200万人电力短缺状况,是大项目接地气、高科技助民生的典范。
  今年初,中拉论坛第二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特别声明》,标志着“一带一路”倡议正式延伸至拉美。西莫利认为,这将进一步扩大中拉合作领域的广度和深度,也将惠及越来越多的拉美民众。
  “拉美离中国很远,但也很近,”西莫利说,“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卓越经验为包括拉美国家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上了重要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