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行业新闻 > 中印证了所谓流行文化的多元镜像

中印证了所谓流行文化的多元镜像

    大众文化的影响无远弗届。深度浸润其中的中国荧屏/银幕空间,不断吸纳丰富的内容题材,也内化出了各种品类的娱乐产品,让人们喜闻乐见。如媒体文化研究者和批评家尼尔·波兹曼所预言的那样,时代的关照让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把娱乐转化成一种文化精神——这些大众文化产品在“养成”观众,“养成”今天的文化语境,喜忧参半的变迁轨迹中印证了所谓流行文化的多元镜像。
  所以,我们看到了文创可以被做成节目,《上新了·故宫》夯实了故宫的网红地位;也看到了美声一跃成为大众化的审美/消费对象,观众对《声入人心》里的“神仙打架”不明觉厉;还看到了机器人成为香饽饽,《这!就是铁甲》《机器人争霸》接二连三,人机对战的爽感其实不少……目之所及的“文化”,都能够入题综艺节目,在被改造的过程中不断链接观众,形塑出亲和力。这在过去的若干年之间渐成常态,节目的想象力正在不断打破边界。然而,在我可见的关注中,只觉得有一类题材的迭代速度时常“掉队”——体育,好像总是个别扭的存在。
  以中国流行综艺市场的演进来看,节目以“体育”入题并非是今天的空穴来风,《超新星全运会》也不是才出现的第一只“螃蟹”。过去的十年中,曾有众多节目力图让这一题材跳出体育频道、跳出体育迷群,在大众文化的关照下步入更多观众视野中——哪怕体育爱好者本身就是一个规模相当庞大的群体,但象征公平、团结和进取的体育精神,自然有着更广泛的共情空间,值得全民关注探讨。
  2013年是另一个比较重要的时间节点。节目创作领域,模式引进的热度不断升温,两个卫视在同一年分别引入了两个国家的跳水节目模式。积极之处在于升级了“体育+真人秀”的形态,让大众体育文化的生产进入了一个有工业标准参照的体系当中;消极一面,最终的结局就给出了答案,两档跳水节目正面“刚”完、铩羽而归,我们发现自己对体育真人秀的想象还是太匮乏了。当然,应当肯定这十年间流行文化试图把体育题材纳入自身的努力,我们也没有中断过在荧屏空间中和大众体育文化的对视。但也确实无法否认,收效甚微。一个一以贯之的问题就在于,这种类型的节目始终没有平视作为核心的“体育”,无论在怎样的阐释框架里,它几乎都是作为装点元素存在的。
  不过,这同样构成了一个破局入口。由此再来反观今天的《超新星全运会》,这种能让非体育迷追看节目的热情,首先源于一档“运动会”审慎、恳切的自我体认——从感性的认识来看,这档“节目”并不愿意定义自己为一档节目,它想打造的就是运动会,一场在手法上有通俗色彩、在内核上秉持体育精神的运动会。从赛前准备、体测再到赛事直播、闭幕的全流程中可见一斑。它尊重体育作为一项社会公共事业的基本规则和秩序,“娱乐”并没有成为解构“体育”的由头。其给出的线索是“生而为赢”,认真塑造和对待每一场竞技,这是《超新星全运会》让自身跳出单纯的节目视野,进而构成一次大众体育文化积极表达的底气。整个路径很容易清晰回眸:2008年,算得上是大众体育文化在中国正式成长的发轫。时值北京奥运会的契机,为响应全民奥运的号召,一批具有真人秀雏形的体育综艺乘兴而来,最典型的代表是《智勇大冲关》《冲关我最棒》《快乐家游战》。这些节目以体育运动为旨归,以全民参与为手段,将娱乐化的竞技融入节目中,在彼时俨然构筑起了一个显著的文化现象。但遗憾,这类节目的简单形态极易移植,且观看的持续力不够,围绕一个大型室外一体机的跑跳冲,显然并非一种不可取代的节目化表达。所以不出三年,这类户外竞技型节目逐渐退出卫视舞台,成了地面频道的保留项目,效果也不尽如人意——更像是一场合家欢的本地娱乐活动,线下参与的意义远比线上播出大。 “展示农民风采,同享运动快乐”是这次赛事的主题。来自福建、河北、内蒙古、江苏等10个省(区、市)和湖北省17个地市州共计27支气排球队伍参赛。近300名运动员有的是农民、渔民、牧民,还有的是来自林场、茶场、果场以及乡镇企业学校、农业合作社的工作人员,每支队伍由4男1女组成。
  本次比赛由中国农民体育协会、湖北省农业农村厅、湖北省体育局主办,湖北省农民体育协会、潜江市人民政府承办,潜江市农业局、潜江市文体旅新局、潜江市农民体育协会协办。 在2018赛季以不败战绩夺得中乙联赛冠军的四川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在成都举行媒体见面会。俱乐部董事长何亚平,总经理马明宇,副总经理吕枫出席见面会,会上公布了俱乐部新赛季的筹备情况及远期发展规划。 泛娱乐的年代里,重要的不是闭口不谈娱乐,而是重新审视娱乐。面对当下的节目创作环境,有着太多“虚晃一枪”——看似绝缘于娱乐,实则纵容于轻佻。我并不认为要想勾勒积极的大众文化面貌就得规避所有潜在的流行基础,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只要“生而为赢”是真切的,那这档特殊的“运动会”在立意上就是真切的。
  对于尚在徘徊的中国大众体育文化而言,以上都会是有迹可循的入口。或许《超新星全运会》的探索未必成规模、成体系,但至少有惊喜可以去咂摸——入题“体育”,其实还有更多关于节目的想象力可以被发现。 在苏州马拉松比赛现场接近终点处,中国马拉松运动员何引丽在与非洲选手争夺冠军时,有志愿者分别两次进入赛道递国旗,最后何引丽以5秒之差夺得亚军。
  这一事件引发了舆论热议,很多网友认为,志愿者的行为影响了运动员比赛。事后,“奔跑中国”马拉松系列赛运营方智美体育集团的一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发生在18日苏州太湖马拉松赛场上的“递国旗”一事是对中国选手的一种礼遇,“是无心之过”。“体”和“娱”的配比是此类内容创作的底色问题。过往的经验显然给了创作者线索:娱乐先行会消解大众体育文化的某种特殊属性。《超新星全运会》采取的方式是保留娱乐手法中能够获得传播号召力的部分,但也明晰地把握住了一场“运动会”究竟需要的是什么。分组、分区对抗,艺人输出了“无差别”的努力,哪怕自身并非专业;同时,也因为“一视同仁”的竞技场域构建,不必再用全面的娱乐手法化解差异和难度,艺人在镜头前的闪光和落寞,都对观众构成了同理心,这是有机会“全民传播”的基础。
  体育赛事的视听传播不易,因而传统的专业赛事播出通常有较高的专业壁垒,这也是其他节目创作者很难涉入的门槛之一。《超新星全运会》应该是提前做了不少功课。现场直播在赛事呈现、场面调度、应变能力等方面,它要做的必然比一档体育综艺更多,收获的也会是超越综艺本身的更多思维变化。 四川安纳普尔那足球俱乐部董事长何亚平对接手俱乐部三年来的工作进行了总结,对俱乐部取得的成绩表示了肯定,并对俱乐部未来几年的规划做出了解答,同时公布四川安纳普尔纳俱乐部的竞技目标:2021赛季前一定要冲上中超联赛,同时在各方面保障工作充分的情况下,2019赛季力争提前完成这一目标。
  据悉,根据2019赛季中甲准入资格,四川安纳普尔那正积极完善俱乐部各项软硬件设施,而作为安纳普尔纳的主场,都江堰凤凰体育场也将改建,以符合中甲联赛标准。
  “我们会根据体育场的实际建筑构造增加坐席数量。可能在明年一月份就开始进场施工。”四川安纳普尔纳副总经理吕枫表示。
  在谈到球队招商情况时,吕枫表示,2019赛季四川安纳普尔那的招商工作已经全面展开,球队新赛季的冠名、胸前广告等也在积极推进中。在都江堰市政府、体育局的大力支持下,四川安纳普尔那将2019赛季凤凰体育场冠名权进行公开招商,这也是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首次尝试主场冠名。
  四川安纳普尔纳总经理马明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特别感谢了都江堰市政府、市体育局和广大球迷的支持。过去的2018赛季对于四川安纳普尔那而言,是俱乐部历史中值得铭记的一页。“都江堰给我们提供了的环境非常好,都江堰球迷也是我们俱乐部很强大的球迷团体,我们的训练基地环境包括在都江堰的生活环境都非常好。”
  马明宇表示,正是在都江堰这块福地上,今年球队一鼓作气以主场全胜、赛季不败的优异战绩夺得本赛季中乙联赛的冠军,为本赛季征程画上圆满句号。展望新赛季,他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继续支持四川安纳普尔那,继续关心川足的成长,让“雄起”之声响彻四川上空!让都江堰和我们一起见证俱乐部完成冲超的夙愿! 马拉松系列赛运营方智美体育集团的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这次的事件是志愿者接到指示后没有灵活把握。这种明显是甩锅行为。这个锅不能让志愿者背,该背锅的是组织者。不得不说,从某程度上讲,本应维护比赛规则的人,利用权力破坏了规则。递国旗是组织者安排的一个环节——中国运动员在冲过终点的时候必须要身披国旗,这是强制性的。否则,就不会有志愿者坚决递国旗的表现。
  不可否认,中国运动员身披五星红旗,满面笑容,终点触线的一幕非常感人,会让人由衷地产生祖国强大、人民安康的美好联想。但是,所有美好的镜头、美好的瞬间,其感人之处在于不经意间深厚感情的流露。如果刻意去营造就会变成一种形式化的操作,很难达到触动人心的效果。
  人的感情是一种很神圣的东西,不可能被人导演,你说感动就感动,你不让感动就不感动。爱国不能太形式化,更不能强求,尤其是体育运动,首先要尊重体育规则,尊重体育精神。
  1984年,新中国第一次派团参加洛杉矶奥运会,那个时候更多的人把体育运动当一种体现国家荣誉和展示国家形象的活动。但是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中国国际地位的提升,中国人更从容,也更自信了。我们对体育运动的认识更加成熟和理性,更加回归体育运动的本源。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运动员表达爱国之情的形式更加自然,也更加感人。
  苏州马拉松中,志愿者“递国旗”之所以在网上演化成了一场“事故”,引发了很多人的不满,不是大家不爱国,而是这种太过刻意的形式化做法,已经凌驾于体育运动之上,变成一种舍本逐末的“低级红”。在赛场上,这些来自最基层农村的运动员们展示了不亚于职业运动员的执着和认真,他们在发挥自己运动实力的同时,还展示了时尚的队服、个性的发型和欢乐的笑容,充分展现出了中国农民热爱体育、享受运动快乐的新鲜一面。
  “气排球比较简单易学,平时打起来又能健身又能娱乐,男女可以混合比赛,很受大家欢迎。”25岁的福建队选手张文杰说,他来自被称为中国“排球之乡”的福建省漳州市长泰县,全县各个乡镇的居民闲暇时间都热衷于排球运动,“所有乡镇都有自己的队,每年全县都打联赛,非常激烈。”他笑着说,“经常去帮亲戚家打比赛。”
  中国农民体育协会秘书长杭大鹏介绍,该赛事旨在更好地推动气排球项目的普及发展,在全社会进一步营造崇尚健身、参与健身的良好氛围,为更多的农民气排球爱好者提供更多、更好、更大的参与平台。 连追了几天《超新星全运会》的直播,我这个非体育迷终于也在一种恰切的大众文化形态中找到了“+体育”的观看快感。
  随之而来的困惑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对大众体育文化的理解为什么还只停留在体育频道与体育迷身上,就再没有更多的想象力了呢?
 
  还有一个节点就是2016年,前一年北京申办冬奥会成功、欧洲杯火热一夏,节目再刮“体育风”。此时的体育综艺节目俨然成熟许多,《来吧冠军》 《绿茵继承者》《极速前进》等近20档节目一并涌入。问题是,它们彼此太像了又太多了,在观众还没有准备好一个接纳度时,这些节目草率地给自己定了调、给市场定了调——体育综艺嘛,就是“体育+综艺”,好玩足矣。
  此前看到阵容发布并没有那么深以为然。从各省市和海外遴选出的150位艺人,加上刘国梁、李小鹏、苏炳添领衔的金牌教练团,说服力可能还远远不够。因为在构成上,它的手法似乎无异于我们过去几年看到的体育真人秀样式。但两期过后,尤其是进入赛事直播环节,《超新星全运会》还是交出了一份破题“体育”的有价值答卷。
  体育的魅力在于同一规则内的极限拼搏与竞争。所以体育比赛必须讲规则,只有在严格规则之下的竞技体育,才能彰显体育精神。这也是众多人痴迷体育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这一点上,规则内的体育竞争很像法治下的个人自由。在法治国家中,权力不能突破法律,人情也不能突破法律,没有任何理由能够逼迫法治让位。而体育也是一样,突破规则就没法玩了。
  人们对“递国旗”事件的争论大都集中在当事人是否爱国上。但这一事件与所谓的“爱国”无关,只与规则有关。志愿者是不是能跑到赛道上来递国旗呢?答案肯定是“不能”。根据马拉松比赛的规则,任何人都不能上赛道,更不能影响运动员比赛。
  从现场视频中我们可以看到,志愿者两次违反比赛规则,跑到赛道上给运动员递国旗,态度十分坚决。递国旗的行为,在事实上也影响了那位非洲运动员的比赛,她有一个明显的躲避动作,而中国运动员何引丽在事后也说,她的节奏被打乱了。仅此,就已足够说明志愿者的行为是违反了规则,影响了比赛。
  固然,体育与爱国密不可分,但是我们也应该努力让体育更纯粹,爱国更真诚。 全国首届农民气排球邀请赛暨湖北省农民体协气排球业余联赛在湖北潜江圆满结束。27支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民气排球队进行了为期两天的角逐,最终福建队夺得全国赛冠军,四川队和江西队分获二三名。